喵嗷呜

我听见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那是我装在罐子里的心。

不当写手了

本来还打算260粉点个梗来着,但是怎么讲,不在LOFTER写了


yooooooo

预警:

    Spanking
     铁鹰双普通人商业大佬
     被我的S基友吐槽这是非常不符合规矩的BDSM(哭哭
     别人家写出来的Stark:多金,温柔or恋爱白痴但是温柔,风趣,嘴炮。
     我写出来的Stark:哪他妈来的自大控制狂神经病,病态疯子(我绝不承认这是白罐儿和漫画内战铁给我的影响
     哭了
     走下方链接
     求个评论

https://shimo.im/docs/js8moY4I5s0HwAU1/

野火01

 文名其实什么意义也没有
 Ethan是个男主角
 追男朋友火葬场的Ethan
    反正还没追到手
    等于这是个男主角追男友火葬场的故事
 最近文风真的有问题,又病又冷

 01
 命运说我会杀死你。
 而我又怎会如命运所愿。

 
 “我在怀疑你,Brandt。”Ethan的胳膊上还绑着绷带夹着夹板,挂在脖子上,像个累赘。
 Brandt坐在办公桌前,部长的牺牲让他的工作量又一次加大了不少,他抽空将注意力从文件让分出来一半,懒散地抬眼撩了Ethan一眼,“哦。”又重新垂下眉去烦恼IMF下一季的资金问题。
 “Brandt。”Ethan用完好的那支胳膊撑着办公桌,“Will!”他提高了嗓门。
 “然后?”Brandt感觉自己心里的那头名叫焦躁地野兽快要咆哮着吞噬掉自己了,“我得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和你解释我到底去哪儿了,保证我真的没有出卖Julia的信息?”他嗤笑一声,“你会信吗,Hunt?”
 “我只是想告诉你。”Ethan看着就算累到快要站着睡着也依旧挺直脊背的Brandt,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我他妈只是想听你解释!”
 “我想单独和他待一会儿。”Brandt突然对身边的秘书摆摆手,“我说了你会信吗?”
 Ethan在原地转了几圈,突然揪住了Brandt的领子,秘书犹豫着要不要离开,“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会信。”
 “走吧。”Brandt又冲着秘书摆了一次手,“我说不是我做的。”他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像是疲惫到了极点,“Ethan,我现在没有精力去欺骗你。”他笑着摇摇头,“你看,Ethan,你不信我的。”
 Ethan揪着Brandt衣领的指尖已经发白,“我…”他喘着粗气,Brandt被他拉离了凳子,“你知道吗,当时我告诉你真相的时候就在想,那左右不过是场赌博,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我输了,我就认了。”他毫不顾忌地动了动受伤的胳膊,“我都认了。”他吸了吸鼻子,“可凭什么?”他在Brandt脖颈间吸着气,声音发颤,“我凭什么和你赌?”
 Brandt只是看着Ethan少见的情绪不稳无动于衷,他抬手揉了揉传奇特工没空打理的头发,“Ethan,那是你的事。”他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已经和我无关了。”
 Ethan突然反应过来,他猛地抬起头盯着Brandt,“什么?”他手指收紧,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那双落了星般的眼睛突然黯淡下来,“Brandt你要干什么?”他又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要说与我无关了。”
 “不。”Brandt看着Ethan的眼睛,企图露出一个微笑,却只是抽了抽嘴角,看到Ethan的目光时他神色挣扎,迅速吞咽下快要冲出喉咙的哽咽声,“我很抱歉,我要从IMF离职了。”他快速地眨眨眼,“上头同意我的申请了。”
 Ethan松开Brandt的领子想要给即将离职的参谋一个拥抱,却被对方躲开了。
 “不会更差了。”Brandt笑着安慰Ethan,“不会有人催你写报告了,也不会有人唠叨小队的报销和行动计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抬手想拥抱Ethan,最后却只是缩了缩手指,放下了胳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Ethan重复着Brandt的话,“除了我。”
 他搞砸了一切,从一开始就错了。
 Ethan从来没有这么明确的意识到这件事——
 他和Brandt之间早就划下了巨大的裂痕。

 Ethan带着一身的冷汗坐起身,他看了看表,4:23,窗外零星的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过来。
 刚刚的梦真实得不像是个梦,可他知道,他胳膊没有受过伤,他不认识什么Brandt,他还只是IMF的普通外勤特工。
 三十岁的Ethan·Hunt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拉开窗帘看着窗外五光十色的繁华世界。

想写青年铁鹰谈恋爱了

(只要背书就会触发恋爱梗的你生现在很绝望

就富家子弟和穷小子的恋爱什么的w

偷偷躲在哪个角落里亲吻啊,向全世界隐晦地炫耀对方啊什么的不就很有趣w


很没劲的pwp前戏

万圣节的时候打算撸一个吸血鬼铁×血奴鹰的PWP,下面这个就是开胃小菜…吧…因为怕被屏蔽所以是倒着的图片。

预警一下,是很久以前写过的养父铁×养子鹰的梗,但是发生图片里的这件事时,养子鹰已经十八岁成年啦w

别的就没什么了吧。

以后有时间会把以前没写完的梗写掉…的…吧…?

万圣节写个吸血鬼铁×永生魔法少男×鸟好了(

大概PWP

说不准就鸽了呢w


「基鹰」失控

   基神×半黑不白鹰

   PWP

   走链接

   ↓

https://shimo.im/docs/jwxgNopCo9k5hieE/

亲吻

 我们来写亲吻吧w
 依旧高中生AU
 最近迷恋上了细节描写(并不是
 OOC、OOC以及OOC
 特别矫情

 “我想告诉你两件事。”
 Peter的声音就这么突兀地在Scott耳边响起,“Pete,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揉了揉耳朵,“什么事?”
 Peter伸出手握住Scott贴在他身侧的那只手腕,将他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我喜欢你。”他低下头盯着Scott在昏暗的小巷里依旧明亮的眸子,“以及我爱你。”
 “这根本就是一件事嘛。”Scott抬头去看Peter,逆着光他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神色,“不行。”
 “为什么?”Peter歪头看着Scott,路边暖黄色的灯光在Scott脸上打上一层光晕,他连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清。
 “你该明白的。”Scott叹了口气,“被校队那帮小混蛋嘲笑成娘娘腔?还是被堵在厕所里奚落,说你是个死基佬?”他摇了摇头,“这不行,Pete,不行。”
 Peter头一次觉得Scott比他年长,他用额头抵住Scott的,语气温柔,“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他低头贴上了Scott的唇。
 一个吻,或许算不上一个吻,他们只是将唇紧密地贴在一起。没有情欲,没有掠夺。他只是用嘴唇磨蹭着对方的,舌尖钻进Scott没有抿上的唇角,与对方勾缠。
 四肢交缠,两颈互吻,曾经也许听人说过,只要互相喜欢就连接吻都教人活色生香,不需任何挑逗便登之极乐。
 唾液的交换实质上无趣极了,幻想中所谓的甜蜜滋味也只是文学家的刻意美化,唾液里根本没有糖分。他只是想亲Scott而已,无法自控,无法自拔地想要接近挑逗对方。他看着涨红着脸的Scott,“你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Scotty。”
 “我不能让你经历那些事,哪怕是以我作为理由也不可以。”Scott揪着Peter的领口抬头亲了上去,两个人贴在了一起,对方的体温隔着单薄的衣料传来,好像世界都淡去了,只有对方是如此鲜明生动的存在。
 人对于存在感的认知就是这样奇妙,当你把所有的关注都给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比整个世界都要明艳,与他相处的时候,时间的流逝变得飞快,周围的颜色变得黯淡。
 “那又如何?”Peter在Scott离开他的嘴唇的时候,咬着唇角笑了起来,“校队的小混蛋可打不过我,也绝对不敢惹怒他们的队长Steve。”

往日不可追

 有生子设定
 一方死亡
 私设星蚁有个孩子,起的名字是Scott的中间名Edward
    其实不刀
  
 “Dad。”Edward跑过来抱住Peter的小腿,他现在已经快长到Peter腰那么高了,他绷着唇角,试图让自己像Peter生气时一样,“我们谈谈。”
 Peter看着Edward这幅样子忍住笑意,“你想谈什么?”
 Edward仰头看着Peter,眼睛在光线的反射下看起来闪闪发光——像Scott那样,“关于papa的。”
 Edward很聪明,他大概除了后天培养的性格以外,其他地方仿佛就是个小Scott一样,不过那样的话对他的小儿子可不公平。
 Peter想着,一边低头看向Edward的眼睛,可他有时候看到他家小儿子的眼睛还是会有一瞬的愣神,他很快回过神,挑挑眉,“嗯哼?”
 Edward只是眨眨眼,看起来纯良又无辜,“怎么了吗,Dad。”
 Peter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现在越发地像Scott了,“我说过不准学你papa的样子来钻空子。”
 “可是Clint叔叔说,你以前就会这么对papa,然后papa就会妥协了。”Edward皱着眉努力回想一年前在地球见到那个金发的弓箭手叔叔时被对方灌输的一脑袋“科普小知识”。
 “Clint?”Peter忍住自己翻白眼的欲望,“他还说什么了?”
 “Clint叔叔说,Peter越来越像Scotty了。”Edward学着Clint的语气重复了一遍,Scott战死的时候他只有三岁,对另一个父亲的认知只存在于幼年模糊的记忆和各种录像视频里,“papa就是像现在的Dad这样吗?”
 “什么?不,我并不像Scotty。”Peter摸了摸别在耳后的小装置,“他可比我温柔多了,还会做饭,会做迷宫,能一直和你玩而且你们两个都不会烦,能给你做好吃的。”他顿了顿,“Scott是我可以穿越无数光年握住的光,是我想要跨越时光抓住的量子,是我——”他盯着Edward眼睛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是我在他离去之后,从银河中再也没法寻找到的影子。”他却在Edward眼里看到了带着Scott影子的自己。
 “那你恨他吗?”
 Peter怔怔地盯着男孩那双澄澈的眼睛,“从不。”他像Scott曾经对他那样露出一个属于年长者那样包容又温和的微笑,“你为什么这么想?”
 Edward,用Scott的中间名命名的男孩窝在Peter怀里看着像只猫仔,“因为他没法和我们在一起,他只能抛下我们。”
 “不。Scotty一直都在,在你的眼睛里。”Peter蹲下身把Edward拥进怀里,小心让自己不把对方弄疼,“这永远不是他的错。”
 “Clint叔叔也一直说我和papa很像。”Edward皱着眉,“可我是Edward。”
 “对,你是Edward,是我亲爱的小儿子。”Peter把Edward抱进怀里,让对方安稳地坐在自己的胳膊上,用带着胡渣的下巴蹭了蹭Edward的脸颊,“只要你看到我,就会看到Scotty就在我身上的影子,他就永远都在。”
 “那你爱他吗?”有着和Scott几乎相同的绿眼睛男孩歪着头,看向他有着外星血统的那个父亲。
 “我爱他。”Peter哽咽了一声,突然撇头沉默地看向飞船外的满天星辰。光年外大概有颗星球刚刚死亡,爆炸闪烁的光线让他想到了Scott在阳光下颜色多变的眼睛,“他是个伟大的英雄,我爱慕着他,我…”
 我怀念着他。

一个脑洞

开了个JR宅的seven devils脑洞
结果在想如果这是铁罐儿或者Ethan或者基神召唤的一群恶魔小混蛋的话,除了主体Clint(Ethan召唤的话主体就是Brandt了。除了主体,还拥有另外七个各有特色的JR,这也太幸福了叭QAQ
我也想拥有那么多JR(呜咽
 傲慢Brian,说实话除了小野猫我真的想不出JR的角色里还有谁那么适合这个,大概小鹰…?
    嫉妒Jem,这个可能是我的个人理解问题了,不过Jem作为嫉妒还是挺有趣的w
    暴怒lambert,对就是风河谷那个悲催的老父亲
    懒惰James,大概是上士给我的那种除了拆弹什么都不关心和与社会的脱节感让我觉得他是懒惰叭
    贪婪Dahmer,说实话一开始想过Dahmer是暴食或者色欲的,但是想一想他是什么都想要,那应该更符合贪婪才对
 色欲Brandt,色欲Brandt和暴食Walsh都是我的恶趣味啦,一个会不自觉勾阔佬的特工,不就很适合色欲了w(不过如果我打算写Ethan召唤恶魔的话,那大概色欲就会是Clint了
 暴食Walsh,这是我的恶趣味了w,一个只会做黑暗料理的暴食什么的www

想一想真实羡慕嫉妒了呜呜呜我也想有那么多JR呜呜呜